我们应该怎样正确地旅游

August 15, 2019 默认分类

在写作的过程中,我参考了王垠博客中的文章《为什么拍照是个坏习惯》

这个文章已经在草稿箱里躺了有一段时间了。今天在草稿里看见它,还是有些感慨的——这么多年了,我们国家的旅游业发展得不敢说突飞猛进,但是起码还算个稳步增长吧。这个不是在胡吹冒撂。稍微留意下新闻你就会发现,很多的旅游景点接待游客的数量年年创造新高,营业额也算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但是我们国家的人民真的学会旅游了吗?

啊,我说的对象,主要是针对人文景观,而不是自然景观。原因很简单,在很多纯自然景观里,你只需要注意两件事情就行:第一件叫“注意安全别去不允许去的地方”,第二件是“别破坏景区生态”。而人文景观就没那么简单了。

首先,人文景观这种地方,是一定需要提前做功课的。如果不理解景点里面有什么,有什么历史典故,就无所谓“人文”旅游。去了景点,一味依赖导游讲解,不仅被导游牵着鼻子,而且作为一个做过志愿讲解员的用户,我告诉你一点,有些讲解员他自己只会讲背住的东西,没背住的东西就一晃而过了。还有人什么都不知道,从网上听说了这里有这么个景点,就趋之若鹜,跟很多人去挤热闹,抹黑瞎游,然后回去了连自己看的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很多东西景点或者博物馆里既然有,那一定是能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一些问题的。比如放在边边上展柜里的一串串鼎,说明的是分封制制度受到削弱的过程;防空洞里面的宣传壁画都是有年代的,上面的内容个个不一样;纪念馆里面的展厅,有些是比照着当时的居所原样建造的,连窗户框都是木结构的……

我们来看看夏侯瑾轩是怎么旅游的。这是仙五前传当中,主角团一行初到蜀山时的对话,很能说明问题:

夏侯瑾轩:仙家道法果然不同寻常,光这御剑之术就足以独步天下了。
瑕:嗯,这法术可以让剑自己攻击,还能用来赶路,修仙的人可真舒服啊。
暮菖兰:妹子说笑了,这些修仙人的清规戒律可是多得很,又讲究什么“辟谷”又讲究什么“修身养性”,无聊得很。
瑕:当仙人这么麻烦啊?
夏侯瑾轩:我听闻蜀山派与其他修仙门派略有不同,以降妖除魔为己任,飞升成仙之事倒不以为意。
瑕:那蜀山派这么多人,连一个成仙的也没有吗?
夏侯瑾轩:嗯……听闻蜀山派历史上有位掌门,机缘巧合之下修炼成仙。还有一名弟子也曾白日飞升,更被神界封为明王。其余的,就再未听过了。
凌波: 想不到夏侯公子对我蜀山派倒是了解甚多。
夏侯瑾轩:啊,只是从家叔的藏书上偶然看到而已。
凌波:夏侯公子真是博闻广识,本派的玉书长老也嗜好读书,若你们有机会相见,想必会十分投缘吧。
……

(蜀山大殿前,主线)

其次,一定要按照正常的顺序游览。景点设计的顺序,通常是方便你理解景区内容的(当然,部分你懂的景点可能不是这样)。比如展区里面要求你先从北门进入,你先从南门进去的,那么看见的亭台楼阁可能全是后人建造的,因为景区一开始可能只有一个门,很多东西都是后人扩建上去的。结果你对着民国时期建造的仿品风花雪月浪费了感情和相机存储,跑到了景点主区里面之后看见了你要找的宋代房子才发觉之前看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此外,别把精力浪费在各种衍生品上。有些人对展区里的历史真品无动于衷,却对纪念品店里的各种 crap 情有独钟,这是病,得治。纪念品店里的东西说白了就是厂商圈钱用的,一个铜造的什么玩意儿书签,收你二十几块钱;一个公模的编织袋,打了景区的 logo,立马身价百倍;一个电脑包,上面把亭台楼阁印上去,分辨率惨不忍睹,又收你几十块钱……很多人的心态不对。他买一个这种景区定制的什么版本的电脑包之类玩意儿,显得自己十分的牛逼,因为他是在景区花比其他人多多少钱买的,甚至去景区就为了那么一个电脑包……

接下来是照片。有留念的心情的话,你去景区大概拍几张就行了。别对着古建筑啪啪啪一阵狂拍,拍得不如专业摄影师好不说,建筑的神韵感受不到,最后就变成“这里和其他地方有什么不一样的,真没劲”。很多东西是不能用照片留存下来的。比如建筑的触感、园林中清香的空气、水面下鲤鱼游动的神态、书法作品上笔画的流转……它们只能用心体会,而且没有背景知识是难以理解的。有些人只喜欢拍图片,然后拿各种滤镜和“人工智能”处理,过场摆得到处都是,把存储都塞满还不够,还要买一个大硬盘专门放图片,结果如山堆积的图片放在存储里吃灰再被删除,又有什么意思呢?

之前说过,有些人他心态是有问题的。他去旅游只是为了发到网上让人们去点赞评论,不管自己学没学到什么东西。旅游给人带来的喜悦,应该是内生的,平静的,但社交媒体却把整个过程的目的都给篡改了,让旅游变成“买票、拍图片、发社交媒体、吃东西、买纪念品、发牢骚”这几种行为的简单集合。

在传统景点里的现代人,和之前同在这里的古人一样,看见的是同样的太阳和月亮,逛的是几乎一样的建筑,却再难体会到在这个院子里古人的心情。这个不怪古人,只能说我们对整个旅游的过程,理解得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如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