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音乐的问题

January 3, 2020 默认分类

【注意】本人不是专门学音乐的。所有的内容除了特别说明或者引用的以外,都只是本人自己在最近一段时间里的主观感受,欢迎大家接受或者不接受。

定义问题

知乎上有个作编曲大佬,他之前提出过界定“古风”风格的方式。他写道:

今天,大部分听众认为,旋律中拿掉下属音(简谱记 4)和导音(简谱记 7),并且在伴奏声部大量使用民族乐器、在混音时使用混响时间较长的大厅混响(Hall Reverb),综合以上听感,即为古风歌曲。

——我们坐下来安静的(地)聊一聊古风这个独特的风格

但是作者又指出,仅仅靠这一个定义,是无法准确描述古风音乐的内涵和外延的。从下面这张图也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国古代的十二律,它根本就是半度半度往上升的这么一个东西。如果以 C 大调来看这么一个谱子的话,“黄钟”就是简谱的“4”,然后半度半度地往上升,直到“应钟”高五度半的“3”。

Image from Zhihu user "Kevin Hwang"

如果“古风”就是脱胎于中国古代音乐或者是民乐,那么它一定不止使用五阶调式,而是全部都使用了,在作曲上并没有这么多的限制。但这样一来,从曲调和音律的角度界定“古风”的概念,就变得模棱两可了。如果把歌词问题也考虑在内,情况会更复杂。

下面给大家放几个音乐(QQ 的),让大家听听是不是古风:

第一首,双笙的《穿花扑蝶曲》,它有什么问题呢?你听副歌部分,“化作眉目间的潋滟”,导音听见了没?它没有完全废除导音。它算是古风音乐吗?

第二首,刘子璇的《嘴巴嘟嘟》,叉音神曲。整个副歌部分全是在嘟嘟嘟嘟,但是大量采用了民乐。它算是古风音乐吗?

第三首,言和的《论道来处十二楼》,网易的,歌词非常棒,不断用典、掉书袋,但是完全没用民乐,全是电音的那套配器,它算是古风音乐吗?


古风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这个问题自从心然、河图时代,亦即“古风”圈肇始之时起就一直争议不断。从《棠梨煎雪》《锦鲤抄》一直到现在的《天下局》,已经争论了十几年,仍然莫衷一是。一个音乐“流派”搞了十几年了,居然连“是什么”这么个基本问题都没解决。就因为这个,它就不能算是一个主要的“流派”,也就不能和“电音”“民谣”“流行”放在一起平起平坐,就像游泳运动当中,狗刨式为什么不能去奥运会比赛一样。

但是,还是有很多音乐服务,把古风和其它的音乐流派放在一起:

ca-listed

是不是有些欠妥当?我觉得是这样的。

古风圈的产生

有些人说,古风圈的音乐,关键不是作编曲,而是歌词!我们来看看需要怎样的歌词:

TangPoemGen 1

TangPoemGen 2

神经网络自动生成的。牛不牛比?

你不知道“向暮”是什么意思。向着晚上?以前的晚上?那“莲叶北”又是什么?这个问题估计做这诗的计算机也回答不出来——它甚至连它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道。再看上面的那个“乱鹊随我宿”,怎么回事,好像还颇有那么些意味?

其实机器表示就是你们人类一厢情愿而已。

人做的歌词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且观朝暮迭
再观金兰粉袂双翩跹
何须羡 最惯见
烟火里风月
并蒂自然喧

书说雁字远
又说折梅陇头寄缱绻
倒不若 恰添作
同挽杏花簪
共赏云舒卷

——《同簪》

嗯,看是能看懂了,但就是意象毫无新意,哪个不是古风音乐用烂的东西?歌词不自然,拧来拧去的,只是为了把意象一股脑往上面堆。

配器和设计问题

配器的问题,在于太吵;设计的问题,在于太快。先说配器的。

民乐的设计初衷,就在于让人静心。不管是快速演奏的弹拨式乐器,还是慢速的弹拨或者打击式乐器,它设计来就是让人安静地演奏,安静地欣赏的。中央民族乐团翻奏的古典音乐,个个都是这么个样子。哪有一上来就叮叮咣咣的?如果你听惯了真正的古典音乐,再听这种流行,可以显著地降低你抵抗“旋律轰炸”的能力——这些玩意儿怎么这么吵!

设计问题嘛,就不用再多说了。现在流行音乐的一个共有的毛病,就是进入副歌部分太快!这主要是因为 4G 时代以来,短视频的风潮兴起,大家都在不断地滑屏幕,分配给每个视频的时间只有短短几秒钟,如果不在几秒钟内抓住用户注意力,音乐就无情地被用户淘汰了。之前 B 站拜年祭的大型古风音乐,前奏通常都要整整一分钟,《权御》《九九》《逆浪》都是如此。但是去年这回的《冠世》上,一上来就是副歌部分,然后才是前奏。其它平台的,就更不用说了。

副歌部分先出来,固然有助于形成一种“惊艳”的效果,让用户直接起鸡皮疙瘩。但是这种设计上的风气,使得一些仍然使用旧式设计方法的经典曲目没有了生存空间。大家都在直接拖进度条空降。

套旋律问题

古风音乐的调调,基本上可以判定是一个模子里套出来的。最典型的是《大鱼海棠》的印象曲《大鱼》,和《牵丝戏》主歌的最后一句(“你憔悴我替你明媚”),100% 重合。

很多古风音乐之间容易唱“串”,这本身就说明了古风音乐之间高度的相似性。不信你看这两个视频,视频 1视频 2。在这一点上,这种音乐和叉音上“神曲”的创作套路是一样的,基本上没什么分别。如果把两首古风歌的音高统一到一起,简直能够无缝衔接。

为什么?难道做这两种音乐的是同一批人?或者至少

深层转化问题

现在古风圈有些人有个奇怪的心态,就是“我是因为喜欢古风才去爱国的”,“因为古风音乐这么好听,所以中国很牛逼,我爱中国”。

爱国没啥问题。关键是然后呢?然后就没有了。

不看原著,不转向正常的音乐艺术,一味地只吃古风里面的一套东西,会有什么结果?

很早之前看过一个很有意思的寓言故事,名字忘了,大概讲的是,一个人喜欢拉小提琴,虽然进步很慢但是天天在坚持。然后有一天他坚持不住了,把琴往地上一摔,一个小片片栽到了土里。

第二天他去看的时候,那个小片片长成了一棵巨大的树,上面结的都是硕大的小提琴果子。他摘了一颗果子下来,发现能拉出惊天地泣鬼神的曲子,实在是天籁之音,于是他天天拿着小提琴果子拉琴,旧的琴就不管了。

然后过了很长时间,他发现他的小提琴果坏了,一碰就变成粉末,那个大树也从中间给朽空了。就因为他没有拿之前真正的小提琴练琴。

刚开始我没看懂这故事想讲什么,但是后来我懂了。它完美地说明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最后会成为的样子。

现在的古风音乐,不断地在优秀传统文化里面吸收给养的,发展得都还不错,比如忘川风华录做的,每个视频都取材于真实历史故事。而一味堆砌辞藻,过度陌生化的,就是会被最终淘汰的。

结论

从古风音乐转向真正的优秀传统文化,应该是所有古风爱好者要做的事情。不应该上来除了四大名著再啥的都不知道,却天天在叉乎和叉音上刷些“文艺有比格”的句子,还发社交媒体。

创作不应该只是堆砌辞藻,关键是还要看创作的精神。有些好的作品语言可能朴实,可能不是那么让人“惊艳”,但是绝对有股子“精神”在里面,难以用语言表述的那种。“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是好的作品,“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也同样是。

另外再说一个不切题的。很多人囿于平台,囿于“圈子”,自己把自己限制在小圈圈里面,看不到圈外更广阔的世界,也不会接触辨识别的文化,抱残守缺是不行的。如果你喜欢一个平台或者风格,不妨重新定位重新想想,它提供的到底是什么样的 customer value,把它抽象一个层级,从平台之困走出来,看到更大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