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网站的名字取的是谐音,也就是“离开互联网”的意思。

我个人的感觉,中文互联网上氛围变得差起来,是在 2015 到 2019 这几年,尤其是网上实名制全面铺开这些年。对,就我个人的感受,咱们国家实行网络实名制以来,网上讨论的氛围不但没有得到控制,反而变得更加让人难以待下去了。当然,也许这和实名制根本就没有关系。CNNIC 去年做的报告上表示“互联网普及率接近六成,入网门槛进一步降低”,“(2018 年)我国手机网民规模达 8.17 亿,网民通过手机接入互联网的比例高达 98.6%”。我看到的另一个报告,同样来自 CNNIC,就是网民的学历结构(打开这个 PDF,拉到下面“学历结构”就有),大专学历以下的用户占了一多半,接近 70%。

一切的一切都在表明,网络的大量普及带来的用户红利正在进一步释放,伴随着的是用户素质的大量快速下降以及网上言论加速的非正式化,甚至是往官方媒体和公文上的渗透,这一点是非常可怕的、不可以接受的。语言有自己的尊严,需要人有意识地进行维护。在古代,知识分子专门在正式的文件和诗词歌赋等文体中使用文言文,和一般的白话区别开;现在则不然,自从快手、抖音等新生代平台化软件问世以来,网上的各种怪话骚话互相地交叠,跟风模仿抄袭之风(比如这个视频)也是愈演愈烈,关闭了那么多主播账号、社交媒体账号,警告了那么多的流量明星相关人士也是于事无补,简直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不是单独用实名制或者网警来治理就能治理好的,这种规律根植于互联网拉人头盈利的基本模式,没有人就没有盈利,就支持不下去。就是这样。

互联网上一开始的构想,是你如果想表达自己的观点,你应该老老实实弄个域名,搞个服务器,搭一个网站来做你的东西。虽然这样很有局限性,但是这种星罗棋布的结构,不容易出现类似某明星的支持者举报了一个网络平台企业,里面所有用户“连坐”的情况,大不了我再换个域名罢了。

我之前讲过,我喜欢那种老的互联网,就是大家都使用网站和网页来发表信息。我本人也支持网页前端的各种新技术,希望它们能够改善我们上网的体验。但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中文互联网正在走向死亡。它越来越依赖各种专用应用。用户对于应用是没有什么掌控力的,它不像网页,浏览器有沙盒拦截,有去广告插件,用户能伪装自己的 user agent。应用不然,你的 MAC 地址、IMEI 等等东西是设备出厂的时候就写死在硬件里的,而且手机上的应用要调这些的时候用户毫无感知。这对用户是很不公平的,这就是一种形式的技术霸凌。

这种现象需要停下来了。互联网如果互相封闭,它将不再是互联的,是亦不可以已乎!此之为失其本心。

你也可以看看不鸟万如一写的《给我一个老派网站》《守护链接,守护开放社会》两篇文章。

无论如何,这次我想做一个真的好好写点东西的人。

【内容警告】不鸟万如一的博客有相当多的文章涉政涉敏,请小心

日期:September 20, 2020


此稿件已停用评论功能。